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联系我们 >

体育改革进入了深水区

  打造中国体育的荣誉体系、荣誉殿堂,应该永远把争取和捍卫国家荣誉放在首位。祖国在我心中,一直是中国体育界的最强音,也是中国体育最可宝贵的精神财富。同时,随着体育多元价值的辐射,我们也应该强调打造行业(社会)荣誉和个人荣誉。只有把国家荣誉、行业荣誉、个人荣誉有机结合起来,构建一个完整的荣誉体系、荣誉殿堂,才能最大限度地赋予中国体育人以尊严,才能最大限度地调动各方人士的积极性和创造力,谋求中国体育更多荣誉,创造中国体育更多价值。 伴着民族管弦乐《金蛇狂舞》昂扬的旋律,“2018锦江校园新年音乐会”在成都七中嘉祥外国语学校剧场举行。这是一场传统文化与音乐会浓情的邂逅,音乐会围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,为观众呈现出一台精彩艺术盛会。
  12月29日,实施“每天一节体育课”锦江教育论坛在区教师进修学校开展。此次论坛是锦江区学校体育教育发展历程中,参与面广、研究深入的一次。200多名专家、校长、教师齐聚一堂,从整体推进措施,教师队伍培养,到课堂实施、学生评价等方面,为体育教育改革献计献策。
  以美育人,以文化人,锦江区以创新体育艺术教育为突破口,紧扣时代发展脉络,积极推进学校美育工作,并通过补配体育艺术教育资源、改革体育艺术课程、创新体育艺术活动、完善体育艺术教育评级等举措,根植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深厚土壤,培育深厚民族情感,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,将体育艺术教育推上一个新高度。
  理念先行,一切为了孩子而改变
  当前,学校体育艺术教育是整个教育事业中的薄弱环节,教师、家长对学校体育美育育人功能认识不足,重应试轻素养,存在重分数轻艺体的情况。
  一切为了孩子,锦江教育人在思考,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、学生发展核心素养都告诉我们,教育已进入新时代。 去年的今天,记者撰写的新华体育新年献词标题是《唯有改革不可辜负》。2017年,大刀阔斧的体育改革如期而至,新思路、新举措频出,唤醒了一直沉闷僵滞的中国体坛。
  中国体育多年来未有实质性的体制机制大变革,在取得辉煌成绩的同时,也积攒了诸多体制弊病。政社不分、政事不分、事企不分、管办不分,为官僚作风甚至贪婪腐败提供了温床。赛事举办、队员注册、大赛选拔、资源垄断、裁判指派、奖金分配、假球黑哨等方面内幕甚至黑幕重重,饱受社会诟病,体育界人士也多有不满。
  改革势在必行,改革民心所向。2017年全面启动的深度改革,直指中国体育界长期存在的弊端,在发挥教练员、运动员的主体作用,启用曾经的优秀运动员、教练员出任单项协会主席,科技助力体育,打破专业与业余选手身份壁垒,全运会注入全民健身元素,姚明领衔的篮球改革,体育文化建设和推广等方面体现了改革魄力,取得了积极成效。无疑值得充分肯定!
  改革肯定会触及一部分人的利益,会引发一些质疑甚至反对,但只要有利于推动新时代中国体育事业的发展,有利于激发中国体育人的积极性、创造性,有利于提升中国体育在国内外的美誉度和影响力,这场改革就应该坚定地推行下去。
  体育改革的方向不容置疑,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,这场体育改革似乎还缺乏足够系统、科学的顶层设计,有些改革举措尚未达成行业、社会共识,在改革路径、方法和手段上仍有待改进,在调动更多体育人参与积极性方面仍有提升空间,在尊重体育规律方面还要多下工夫,在依法治理方面还要引起足够的重视。
  我们希望2018年中国体育改革继续前行,也希望这场改革不断完善,追求实效,让中国体育人有更多获得感。记者从“最大公约数”“不可行性研究”“荣誉体系”三个关键词入手为中国体育改革建言。
  ——最大公约数。2017年中国体育改革力度之大前所未有,但也多少存在着“用力过猛”的迹象。改革激发了许多体育界人士的积极性和创造力,但仍有一些体育人的积极性和创造力没有得到有效激活。回望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,任何一场成功的改革,都充分顾及了最广大人民的利益,依靠绝大多数人的参与,才取得了理想效果。体育改革同样也有“时度效”的考量,要分清轻重缓急,循序渐进,务求实效。改革不能急于求成,不能一味追求效率。如果设计不当、考虑不周、调研不够而匆匆推出改革措施,就往往无法取得预期效果,结果反而是“低效率”甚至“无效率”。
  新中国体育68年来尤其是最近五年来,在竞技体育、全民健身、体育产业、体育文化、体育外交等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。中国体育人心系祖国、爱岗敬业、顽强拼搏,成绩斐然。总体上他们是一支值得尊重、可以信赖、应该依靠的队伍。对中国体育、中国体育人、体育传统、体育规律,我们要始终保持足够的敬重!改革,应尽量避免“完全推倒重来”,而应该是对以往模式和传统的扬弃;应团结尽可能多的人,依靠尽可能多的人,听取尽可能多的人的意见建议,以谋求改革共识,形成体育改革的“最大公约数”。
  ——不可行性研究。体育改革进入了深水区,这时尤其要注重改革的系统性、整体性、协同性。如果没有周密系统的顶层设计,没有科学合理的实现路径,没有对时机和力度的适当把控,即使用意良好的改革举措,都难以取得理想的效果,甚至会引发大众异议。对中国乒乓球队教练体制进行的改革就是典型一例!
  进入深水区的体育改革,需要魄力,更需要凝聚行业共识,需要进行踏实细致的调查研究,需要进行严密科学的论证。新华社原总编辑南振中曾多次告诫我们,做出一个决定,推出一项决策,除了要作“可行性研究”外,也要作“不可行性研究”,才能避免决策失误。深以为然,也与中国体育界共勉!作决策,不能一厢情愿,不能背离体育规律,不能凡事尽往有利的方面、“可行性”方面去想,对潜在的“不可行性”却顾及不多,这样容易事与愿违。
  ——荣誉体系。体育是一个崇尚荣誉的领域。对荣誉的追求,是体育人的强大动力和至上褒奖!我们要毫不动摇地反对“唯金牌论”,同时也要旗帜鲜明地反对“金牌无用论”!金牌,作为体育最重要的可量化指标和核心要素,具有强大的正向激励作用。没有金牌、不求金牌的体育,是不完整的体育,甚至可以说是“伪体育”。金牌不仅是竞技体育的重要标志,它对体育产业、全民健身、体育文化、体育外交等也都有积极的带动效应、激活效应。我们强调反对“唯金牌论”,不是反对金牌,而是强调不能用违背体育精神、职业道德、大众认知的手段去攫取金牌,同时也是强调金牌不是竞技体育的全部,竞技体育也不是体育的全部。反对“唯金牌论”,有利于我们培育风清气正的体育生态,同时树立“大体育”观,更好地挖掘体育的多元价值,更好地发挥体育在人格塑造、心理调节、道德养成、教育铺垫、文化滋养方面的独特功能。体育,在凝聚一代人、培育一代人、激励一代人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。体育,是上天送给人类的最好礼物!
  金牌是荣誉体系中“皇冠上的明珠”,但不是这个体系的全部。凡是投身体育事业,为中国体育的荣誉贡献过自己的力量和智慧的人们,都应该在这个荣誉体系中找到自己应有的位置。如果荣誉只属于金字塔塔尖的奥运冠军、世界冠军,而不属于金字塔塔身和塔基的广大体育从业者,那么这个体育金字塔的崩塌迟早要来。我们可喜地看到,越来越多的体育人在打造荣誉体系方面有了足够的认知,进行了有益的尝试。2017年,中国篮协改国家队征召制为邀请制,姚明主席向国家女篮队员发出邀请函;篮协给退役球员定制纪念奖牌,并着手筹建中国篮球名人堂。天津全运会期间,教练员与获奖运动员同台领奖;中国赛艇协会举办论坛,邀请为中国赛艇作出贡献的几代赛艇人出席;中国体操协会为即将退役的老将举办了送别和致敬仪式……事情虽小,但这是对传统的尊重,对体育价值创造者的尊重。那些把青春献给中国体育事业的体育人,理应得到这份尊严和敬重!